正在加载...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美军打造读心头盔:直接大脑交流而无需语言手势

美军打造读心头盔:直接大脑交流而无需语言手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2-04-19  浏览次数:24
核心提示:五角大(dà)楼投入了630万美元研究“人(rén)工心灵感应”,试图打(dǎ)造一款读心头盔,戴上它之(zhī)后,士兵无(wú)需语言和手势就能通过大(dà)脑直接进行交流。虽然这一技术远未(wèi)成熟,但已经有人(rén)开始担忧,它将被用(yòng)于监控操纵公众的(de)思想,侵犯个人(rén)隐私。   去年万圣节前一个寒冷刮风

五角大(dà)楼投入了630万美元研究“人(rén)工心灵感应”,试图打(dǎ)造一款读心头盔,戴上它之(zhī)后,士兵无(wú)需语言和手势就能通过大(dà)脑直接进行交流。虽然这一技术远未(wèi)成熟,但已经有人(rén)开始担忧,它将被用(yòng)于监控操纵公众的(de)思想,侵犯个人(rén)隐私。 

  去年万圣节前一个寒冷刮风的(de)下午,一群灵媒、占卜师、占星师聚集在(zài)奥尔巴尼帝国广场(cháng)中央。这片被高楼包围的(de)地方是举办秋季盛会的(de)主要场(cháng)所。经常举行啤酒节、枫糖浆收获节等活动(dòng),也包括今天(tiān)的(de)“神秘会展”。 

  人(rén)头攒动(dòng),午餐时间到处(chù)可以看到胸前挂着身份牌的(de)官员在(zài)闲逛。在(zài)奥尔巴尼超自然研究协会的(de)展台前,一名中年女子正在(zài)解释一台电磁感应器的(de)工作原理,她声称该装置可以监测到鬼魂。旁边,一名据说拥有“透视能力”的(de)超能者将一名政府官员领进了她的(de)帐篷。在(zài)一名塔罗牌预言家的(de)桌子前,人(rén)们排起了长队。 

  在(zài)一切喧嚣和混乱中,很少有人(rén)意识(shí)到就在(zài)不远处(chù)的(de)某幢大(dà)厦地下室里有一位货真价实的(de)“测心术士”。他不能读取你头脑中的(de)童年记忆,或是心爱之(zhī)人(rén)的(de)名字,至少在(zài)目前还不能。但是,请给他一些时间。虽然号称“测心术”专家,但是和声称能够透视人(rén)类心灵的(de)江湖骗子们不同的(de)是,他能够拿出(chū)不可辩驳的(de)成果。 

  这位“测心术士”名叫格温·希沃克,39岁,是一位生物医学家,奥尔巴尼医药学院韦德斯沃斯中心的(de)首席脑机接口专家。这位奥地利出(chū)生的(de)科学家和他带领的(de)小(xiǎo)组是一项价值630万美元的(de)美国陆军研究计划的(de)一部分,目的(de)是打(dǎ)造一款会思考的(de)读心头盔———它可以读取士兵的(de)思维,让士兵们无(wú)需开口说话,就能远距离地进行沟通。 

  听上去虽然像是异想天(tiān)开,人(rén)工心灵感应———这一技术的(de)正式称呼———却已经接近战场(cháng)实际应用(yòng)。在(zài)10年之(zhī)内,特种部队可以潜入阿富汗托拉博拉山区,抓捕基地分子,整个行动(dòng)中无(wú)需说一句话,也无(wú)需手势,就可相互沟通,协同作战。又或者,在(zài)震耳欲聋的(de)枪炮声中,当爆炸声湮没了一切语音的(de)时候,前线步兵可以通过读心头盔叫来直升飞(fēi)机带走伤员。 

  为了观赏这种技术的(de)雏形,我(wǒ)拜访了希沃克位于地下的(de)办公室。找到那个地方就破费功夫。在(zài)距离广场(cháng)不远处(chù),我(wǒ)走进一台电梯,然后又穿过一条长长的(de)走廊,最后经过一段水泥台阶,终于来到一片地下实验室。 

  希沃克坐在(zài)一个巨大(dà)的(de)电脑屏幕前,周围是空空的(de)金属书架和白色的(de)墙壁。办公室显得空荡荡的(de),唯一的(de)装饰是一张他的(de)家庭照片和墙壁上一幅人(rén)脑结构图。希沃克点开一个桌面文件夹,屏幕上出(chū)现一段他最近进行的(de)读心实验的(de)视频。一名志愿者面对一个大(dà)屏幕,希沃克解释说,她正在(zài)集中注意力思考,安静地想着两个元音中的(de)一个,aah或ooh. 

  这名志愿者显然不同于普通实验对象。她穿着医院的(de)病号服,靠在(zài)一张病床上,她的(de)头上缠绕着厚厚的(de)绷带,头顶处(chù)冒出(chū)一堆电线。这些线连接着64根电极。一位神经外科医生在(zài)打(dǎ)开她的(de)头盖骨顶部之(zhī)后,将这些电极直接连接到了她的(de)脑皮层上。“这位女士患有严重的(de)癫痫症,每周发作好几次,”希沃克解释说,带着一点德语口音。这种技术叫皮层脑电图,简称ECOG,主要目的(de)是找到病人(rén)脑中导致癫痫发作的(de)区域,以便让医生在(zài)尽量不伤害健康组织的(de)情况下,切除受损的(de)部位。但是,这一技术也可以为希沃克的(de)研究提供帮助。在(zài)接受手术前,自愿参加实验的(de)癫痫患者可以帮助希沃克和他的(de)合作者华盛顿大(dà)学的(de)神经外科医生埃里克·C·卢特哈特了解人(rén)们在(zài)想象一个词汇的(de)发音时的(de)清晰大(dà)脑图像。 

  希沃克的(de)实验是美国陆军的(de)人(rén)工心灵感应研究计划的(de)核心部分。从2000年初开始,研究者们一直在(zài)尝试各种方法,试图理解并掌控大(dà)脑控制肌肉运动(dòng)的(de)区域,他们甚至有方法可以检测分辨出(chū)大(dà)脑是在(zài)想象肌肉运动(dòng)还是声带发声,还可以知道志愿者打(dǎ)算以何种速度移动(dòng)肢体。 

  在(zài)北卡罗来纳的(de)杜克医学中心,研究者在(zài)猴子的(de)脑中植入电极,训(xùn)练它们通过思想移动(dòng)远在(zài)几百英里之(zhī)外的(de)麻省理工学院的(de)机械手臂。在(zài)布朗大(dà)学,科学家们正在(zài)研究一种类似的(de)植入装置,希望可以帮助瘫痪病人(rén)控制机械手臂。亚特兰大(dà)神经信号公司的(de)研究者一直在(zài)尝试通过往大(dà)脑受损区域植入电极的(de)方法,从丧失语言能力的(de)瘫痪病人(rén)的(de)脑中读取元音。

  但是,希沃克说,美国陆军的(de)“读心头盔计划”是对真正意义上的(de)人(rén)工心灵感应的(de)一次大(dà)型尝试。陆军想要将这一技术运用(yòng)于健康人(rén),他说,“我(wǒ)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。” 

  希沃克正用(yòng)感应器和计算机探索大(dà)脑负责储存和处(chù)理思想的(de)区域,尝试让无(wú)声交流变为现实。最终的(de)目标是建造一个具有脑扫描技术的(de)头盔,它可以识(shí)别特殊脑电波,将它们翻译(yì)成语言,通过无(wú)线电传送给无(wú)线对讲机或是士兵佩戴的(de)耳塞。 

  当希沃克在(zài)一旁解释的(de)时候,我(wǒ)被癫痫病人(rén)的(de)实验视频深深吸引。为了保护病人(rén)的(de)隐私,她的(de)眼部被打(dǎ)上了白色马赛克。她静静地躺在(zài)床上,让人(rén)以为她可能已经睡着了或是陷入昏迷,但事实上她非常清醒地在(zài)配合实验。希沃克用(yòng)笔指示屏幕边上一个方形区域,这里反映了志愿者的(de)脑活动(dòng)。几百条黄色、白色的(de)波纹在(zài)黑色的(de)背景上不断跳动(dòng),每一个都代表连接于脑皮层的(de)电极接收到的(de)震荡电脉冲,反映出(chū)脑细胞的(de)活跃。 

  希沃克正在(zài)训(xùn)练他的(de)计算机识(shí)别这片混乱的(de)表象之(zhī)下的(de)固定模式。“要理解这东西非常困难,”他说,“每一秒钟,每根电极会发出(chū)1200个变数。数据量非常大(dà)。” 

  希沃克再次指向视频。在(zài)志愿者的(de)头部上方有一根黑条,取决于计算机猜测志愿者心中所想的(de)元音,黑条的(de)位置向左右移动(dòng):右边代表“aah”,左边代表“ooh”。当志愿者想象“ooh”,我(wǒ)看到黑条移到左边。当志愿者想象“aah”,黑条移向右边。这说明计算机对黑色方块区域内的(de)波纹的(de)分析是正确的(de)。事实上,希沃克说,计算机的(de)正确率接近100%. 

  但是,他也承认,这距离理解多个单词组成的(de)完整句子还有很长距离。但是,仅仅从人(rén)脑深处(chù)读取两个简单元音也是一个巨大(dà)进步。希沃克对于未(wèi)来充满信心。他告诉我(wǒ),“这是通向读心术的(de)第一步。” 

  推动(dòng)美军读心头盔计划的(de)主要动(dòng)力是一位退休陆军上校厄玛·希梅瑟。他拥有视觉生理学博士学位,是空手道、柔道、合气道兼日本剑术高手,身材瘦削高挑,戴着眼镜,发际线后退,脖子粗得像棵小(xiǎo)树。2002年,希梅瑟进入陆军研究办公室担任项目经理。在(zài)此之(zhī)前的(de)30年,他一直在(zài)各个学术和军队研究所工作,研究各种军用(yòng)装置,包括保护士兵眼睛不被激光伤害的(de)护目镜等等。 

  自从初中8年级,在(zài)E·E·“博士”·史密斯的(de)科幻小(xiǎo)说《太空云雀》中读到读心头盔之(zhī)后,希梅瑟就深深被这个概念所吸引。但是直到2006年,在(zài)加州参加一次假肢技术研讨会的(de)时候他才突然意识(shí)到:科学的(de)发展终于赶上了他孩童时代的(de)梦想。当时他正在(zài)听一位年轻的(de)研究者讲述从人(rén)脑皮层获取信号的(de)方式。这位年轻研究者就是格温·希沃克。 

  希沃克的(de)演说引起了不小(xiǎo)的(de)轰动(dòng)。长久以来,很多神经学家一直认为,要从人(rén)脑中获取足以操纵外部机器的(de)信号,必须开颅,穿透脑皮层,将电极插入灰质,从而记录个体神经元的(de)活动(dòng)。而希沃克说,无(wú)需深入大(dà)脑就可获得足够信息———可以用(yòng)于移动(dòng)鼠标箭头、玩电子游戏,甚至移动(dòng)假肢的(de)信息。他显然是在(zài)挑战传统理论———记录个体神经元的(de)活动(dòng)是了解脑部功能的(de)唯一途径。希梅瑟至今清晰地记得当时的(de)情景。 

  很多与会者认为希沃克在(zài)胡说八道,纷纷站起来反驳。但对于希梅瑟,这却是一个重要时刻。如果他能让希沃克的(de)想法再进一步,找到无(wú)需手术从脑部挖掘出(chū)语音思维的(de)方法,这项技术不但可以极大(dà)地方便残疾人(rén),同样也可运用(yòng)于健康人(rén)。他说,“突然之(zhī)间,一切都具有可能。” 

  第二年,希梅瑟带着一份计划书,走进陆军研究办公室总部,试图兜售他的(de)“士兵心灵感应计划”。他走上讲台,U形的(de)长桌后面坐着30多位评(píng)审委员,其中包括科学家和军队高官,数学家、粒子物理学家、化学家、计算机专家、五角大(dà)楼官员、军队部门负责人(rén)。大(dà)家都等着他开始。 

  希梅瑟有10分钟时间。他准备了10张幻灯片准备阐述4个主要问题:该领域目前发展到了什么程度?心灵感应应用(yòng)的(de)重要(xìnɡ) ?陆军能够从中得到什么?为什么说这个项目是可行的(de)?最初3个问题挺简单。最后一个难住了他。“这东西真的(de)可能吗?”希梅瑟记得有一位听众问道,“请出(chū)示一些证(zhèng)据,说明这东西确实可行,而并非只是你的(de)幻觉。”评(píng)审委员会拒绝了希梅瑟的(de)提议,但授权他在(zài)接下来的(de)一年里收集更多的(de)数据,补充他的(de)论据。希梅瑟想到了希沃克,这个最先让他萌生读心头盔想法的(de)人(rén)。 

  希沃克和卢特哈特的(de)读取脑电波信号实验已经进行了好几年,他们曾尝试通过扫描设备接收的(de)脑电波,用(yòng)于移动(dòng)鼠标箭头、玩电子游戏。两人(rén)迫切希望扩大(dà)研究范围,涉猎负责语言的(de)脑区域。因此,当希梅瑟交给他们45万美元的(de)资金,让他们着手证(zhèng)实读心头盔的(de)可能(xìnɡ) 时,他们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。 

  希沃克和卢特哈特很快招募了12名癫痫患者担任初期实验志愿者。正如我(wǒ)在(zài)希沃克的(de)实验视频中所看到的(de),每位病人(rén)的(de)头骨顶端被切下,脑皮层连接上了电极。然后,研究者在(zài)病床前安装上一台电脑显示器和一个扬声器。 

  他们交给病人(rén)36个单词,全部是“辅音-元音-辅音”的(de)简单结构,比如bet(打(dǎ)赌)、bat(球棒)、beat(击败)、boot(靴子)。病人(rén)被要求大(dà)声说出(chū)这些单词,然后再在(zài)心里想象这些单词。实验指令通过视觉信号(显示在(zài)电脑屏幕上的(de)文字)传达,再用(yòng)声音信号传达。电极提供了对应神经元活动(dòng)的(de)精确图谱。 

  结果引起了希沃克的(de)巨大(dà)兴趣。正如预料的(de)一样,当志愿者说出(chū)一个单词,数据显示大(dà)脑运动(dòng)皮层与发音肌肉有关的(de)区域出(chū)现活动(dòng)。而听觉皮层和附近被认为和语音相关的(de)韦尼克区也出(chū)现活动(dòng)。 

  当志愿者想象单词的(de)时候,运动(dòng)皮层没有活动(dòng),而听觉皮层和韦尼克区依然活跃。虽然,还不清楚这些区域活跃的(de)原因和具体意思,但已经是一个重要的(de)开始。下一步显而易见:深入人(rén)脑,尝试挖掘出(chū)足够信息,用(yòng)以判断,至少是粗略判断志愿者在(zài)想什么。 

  第二年,希梅瑟将希沃克的(de)数据交给评(píng)审委员会,要求出(chū)资设立正式项目,研究读心头盔。按照他的(de)想法,头盔将成为人(rén)脑和机器之(zhī)间的(de)互动(dòng)界面。启动(dòng)之(zhī)后,内部感应器可扫描士兵的(de)脑电波;一个微处(chù)理器通过电波模式识(shí)别软件对脑电波进行翻译(yì),转化成可以识(shí)别的(de)句子或单词,然后通过无(wú)线电发送出(chū)去。希梅瑟还建议加入第二种功能,让头盔检测士兵注意力集中的(de)方向。这一功能可以将思维发给特定目标(一位战友或是一支小(xiǎo)分队),只需要将视线对准需要对话的(de)目标。头盔将思维转化成语言后,发送给接听目标的(de)耳塞,或是通过遥远的(de)指挥中心的(de)扩音器播放出(chū)来。这种可能(xìnɡ) 并不难想象: 

  “注意!敌人(rén)在(zài)右方!” 

  “我(wǒ)们现在(zài)需要撤退伤员!” 

  “敌人(rén)站在(zài)山脊上。开火!” 

  这些简短的(de)句子在(zài)战场(cháng)上却可能决定生死的(de)作用(yòng)。 

  这一次,评(píng)审委员会通过了希梅瑟的(de)提案。 

  经费申请书开始堆积在(zài)希梅瑟的(de)办公桌上。为了增加成功的(de)希望,他决定将经费分给两所大(dà)学的(de)两支研究小(xiǎo)组。 

  第一支小(xiǎo)组由希沃克领导,采用(yòng)EC O G,破坏(xìnɡ) 较大(dà),需要开颅手术,将电极植入脑皮层。第二个小(xiǎo)组由加州大(dà)学埃尔文分校的(de)认知科学家麦克·祖穆拉领导,计划采用(yòng)脑电图(EEG ),一种非侵入式的(de)脑扫描技术,因此更适用(yòng)于读心头盔。像E C O G一样,EEG同样依靠电极接收到的(de)脑信号。这些电极可感应到群体神经元启动(dòng)导致的(de)微弱电压振动(dòng)。不同于EC O G,EEG无(wú)需外科手术;电极直接附着在(zài)头皮上,不会给志愿者带来痛苦,因此更适合实际应用(yòng)。 

  在(zài)希梅瑟看来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他最终想要得到基础理论知识(shí),从而帮助研究者捕捉更复杂的(de)思维,同时他也想要证(zhèng)明,即使是一个只能识(shí)别简单指令的(de)读心头盔也可以发挥巨大(dà)作用(yòng)。毕竟,士兵们经常用(yòng)程式化的(de)简单语言进行沟通。比如,呼叫直升飞(fēi)机接走伤员只需要很少几个固定单词。“我(wǒ)们可以从这里开始,”希梅瑟说,“我(wǒ)们可以从更低的(de)起点开始。”比如,呼叫空中支援或是要求导弹支援并不需要很复杂的(de)语言,但是在(zài)战场(cháng)上保持这种简单的(de)通信却非常重要。 

  但是EEG的(de)便捷并非没有代价。相比其他入侵(xìnɡ) 手段,EEG更难发现神经活动(dòng)的(de)具体位置,因为头骨、头皮和围绕脑部周围的(de)液体有分散电波信号的(de)作用(yòng)。这几层阻隔,也让信号更难以被检测。EEG数据可能非常混乱,事实上,一些参与该项目的(de)研究者私下怀疑,它根本就不能捕捉到有用(yòng)的(de)信号。 

  2008年,在(zài)研究开始的(de)最初几个月,祖穆拉小(xiǎo)组的(de)一名重要合作者,著名神经学家大(dà)卫(wèi)·波佩尔坐在(zài)他的(de)纽(niǔ)约大(dà)学办公室里,意识(shí)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开始。和研究伙伴,语言神经学专家格雷格·希区柯克一起,他发明了一套详细的(de)有声语言系统模式,被教科书广泛引用(yòng)。但是,在(zài)其中没有任何地方谈到如何测量纯(chún)思维的(de)语言。 

  波佩尔说,在(zài)过去100多年里,语言实验一直遵循一个简单的(de)方案:要求志愿者听一个单词或短句,测量志愿者的(de)反应(比如,大(dà)声重复这个单词或句子需要多长时间),然后再证(zhèng)明这一反应与大(dà)脑活动(dòng)的(de)关系。尝试测量想象的(de)语言则要复杂得多;一个开小(xiǎo)差的(de)思想可能搅乱整个实验。事实上,研究者们还不知道到底要在(zài)脑部的(de)哪个区域寻找相关信号。 

  波佩尔意识(shí)到,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新的(de)实验方式。他和博士生田星(音译(yì))决定利用(yòng)一种强大(dà)的(de)成像工具脑磁图描记法(简称MEG )。MEG可获得接近于ECO G的(de)方位信息,却无(wú)需打(dǎ)开志愿者的(de)头颅,而且它比EEG要准确得多。 

  波佩尔让志愿者进入一个3吨重的(de),用(yòng)特殊合金和铜建造的(de)房间,它的(de)作用(yòng)是阻隔地球的(de)磁场(cháng)。在(zài)房间中央是一台重1吨,高6英尺的(de)机器,能够记录下神经元工作产生的(de)微小(xiǎo)磁场(cháng)。研究者会让志愿者想象说一些单词,比如athlete(运动(dòng)员)、musician(音乐家)、lunch(午餐)。然后,让他们想象听到的(de)这些单词。

  当波佩尔坐下来分析实验结果,他注意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(de)现象。当志愿者想象单词的(de)时候,他的(de)听觉皮层亮了起来,在(zài)显示屏上,这个区域呈现红色和绿色。这一点并不令人(rén)惊奇;之(zhī)前的(de)研究已经将听觉皮层和想象声音联系起来。然而,当志愿者被要求想象说一个单词而不是听到单词时,听觉皮层出(chū)现了几乎一样的(de)红、绿色模式。 

  最初,这个结果让波佩尔百思不得其解。“实在(zài)太奇怪了,”他回忆说,“志愿者并没有把单词说出(chū)来,也没有听到,为什么会出(chū)现和听到单词一样的(de)模式?”一段时间后,他想到了一种解释。一直以来,科学家们知道,脑部有一个和运动(dòng)指令有关的(de)纠错机制。当脑向运动(dòng)皮层发出(chū)一个指令,比如,伸手拿一杯水,它同样会创造一个反映该动(dòng)作的(de)步骤和感觉的(de)内部影像,叫做“传出(chū)拷贝”。这样,大(dà)脑就可以判断需要调动(dòng)到的(de)肌肉,作出(chū)适当调整。 

  波佩尔相信,他看到的(de)正是听觉皮层的(de)传出(chū)拷贝。“当你计划说话时,在(zài)发声前首先会启动(dòng)脑中负责听力的(de)部分,”他解释说,“大(dà)脑在(zài)预计这句话听上去的(de)效果,相当于想象中的(de)演习。”

  波佩尔立刻意识(shí)到这一发现的(de)重要(xìnɡ) 。如果在(zài)说话之(zhī)前,人(rén)脑先要制作一份拷贝,演习一下发声的(de)效果,那么就可能截获这份拷贝,将它翻译(yì)成可以识(shí)别的(de)单词。正如这个研究领域的(de)惯例,每个新发现都会带来新一波的(de)挑战。设计一个思维头盔不但需要识(shí)别“传出(chū)拷贝”,还需要将它和大(dà)量的(de)背景脑电波分离开来。 

  过去两年里,通过教脑电波模式识(shí)别程序搜寻并识(shí)别特殊的(de)单词和短语,祖穆拉和他的(de)加州大(dà)学小(xiǎo)组在(zài)这个方面取得了小(xiǎo)小(xiǎo)成果。庞大(dà)的(de)M EG仪器显然不适用(yòng)于战场(cháng),因此,祖穆拉的(de)小(xiǎo)组采用(yòng)一种轻型EEG帽来测试他们的(de)技术,在(zài)未(wèi)来这种帽子可被置入读心头盔中。 

  EEG帽子戴起来很舒适。祖穆拉手下的(de)研究生汤姆·拉帕斯经常自愿担任志愿者。去年11月的(de)一次实验中,拉帕斯穿着拖鞋和短裤戴着一个有128个电极的(de)EEG帽子坐在(zài)电脑前。他神情专注,静静地盯着屏幕,与此同时,旁边的(de)扩音器里传出(chū)各种军事口令。 

  就在(zài)拉帕斯集中精力的(de)时候,一台计算机记录下几百条弯曲的(de)曲线,它们代表拉帕斯此时的(de)脑活动(dòng)。在(zài)众多的(de)数据之(zhī)中,拉帕斯希望能找到一些独特的(de)模式,从而区别出(chū)不同的(de)语句。 

  面对如此多的(de)信息,问题并非在(zài)于找到相似之(zhī)处(chù),而在(zài)于过滤掉无(wú)关的(de)相似模式。一个简单的(de)眨眼动(dòng)作就可能产生大(dà)量的(de)曲线,导致识(shí)别程序失灵。更加困难的(de)是,从实验初期,拉帕斯就决定不仅要从听觉皮层寻找有用(yòng)模式,还要从另一片脑区域寻找。 

  这就给他的(de)计算机增加了更多需要分析的(de)数据。最终,软件只有45%的(de)时间能够识(shí)别志愿者在(zài)头脑中想象的(de)话语。这个结果还远远不够军用(yòng)标准;在(zài)战场(cháng)上55%的(de)差错率将是致命的(de)灾难。 

  但希梅瑟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沮丧。他相信心灵感应技术将迅速发展,最终运用(yòng)到战场(cháng)上。“当我(wǒ)们开始的(de)时候,我(wǒ)们根 

  本不知道能不能成事,“他说,”我(wǒ)们已经走了这么远,已经相当不错了。“波佩尔赞同说,”事实上,坦白说,现在(zài)的(de)结果已经远远超出(chū)我(wǒ)的(de)预计。“ 

  希梅瑟说,祖穆拉的(de)实验已经证(zhèng)实,志愿者可以通过想象特殊元音输入莫尔斯电码。虽然这还算不上真正的(de)语言,但实验的(de)准确率高达100%. 

  下一步将是改(gǎi)进电波模式识(shí)别程序的(de)准确(xìnɡ) 。然后,一点一点地,增加程序可以识(shí)别的(de)词汇量。“最终能否达到识(shí)别平民式自由对话的(de)程度,我(wǒ)还不知道。如果能当然好。我(wǒ)们竭尽所能在(zài)扩大(dà)词汇量。”希梅瑟说。 

  在(zài)一些人(rén)看来,这项研究已经越界。在(zài)一些想象力比较丰富的(de)人(rén)看来,军方研究读心头盔这件事情足以说明,政府在(zài)搞集体思想操控的(de)研究。也有严肃的(de)批评(píng)者认为这个项目在(zài)道德上是值得质疑的(de)。自从读心头盔项目公开之(zhī)后,希梅瑟几乎被各种询问湮没,大(dà)量个人(rén)和组织援引《信息自由法》向他索要研究信息。这些人(rén)有一个共同的(de)担忧:这一技术可被用(yòng)于侵犯个人(rén)隐私。 

  希沃克决定保持低调。由于研究的(de)(xìnɡ) 质,他已经习惯了争议。他已经预料到,这个项目可能会备受关注。“你只需要说,‘美国陆军正在(zài)资助往大(dà)脑植入电极阅读思维的(de)研究,’”他说,“这就足以引起大(dà)量耸人(rén)听闻的(de)言论。” 

  祖穆拉小(xiǎo)组的(de)初步研究结果在(zài)加州大(dà)学埃尔温分校的(de)新闻简报上发表之(zhī)后,接受了一些采访,可能至今追悔莫及。祖穆拉不断收到奇怪的(de)邮件,声称政府对个人(rén)思想的(de)监视已经让他们无(wú)法忍受。一天(tiān)下午,一位女士出(chū)现在(zài)祖穆拉的(de)办公室外,抱怨她的(de)脑袋里经常出(chū)现其他人(rén)的(de)声音,要求研究人(rén)员协助消除这些声音。 

  假如人(rén)工心灵感应技术取得巨大(dà)进步,担忧之(zhī)声肯定会更加强烈。“一旦跨越那些障碍,我(wǒ)们将开创人(rén)类历史,直接从人(rén)脑获取思维,”埃默里大(dà)学的(de)生物伦理学家保罗·卢特·沃尔普说,“让飞(fēi)行员戴上这种头盔,便于他在(zài)飞(fēi)行途中发号指令,对此我(wǒ)没有意见。但如果试图用(yòng)它来挖掘人(rén)们的(de)思想,则完全是另一回事。人(rén)脑应该是享有绝对隐私的(de)领域。如果连自己思想的(de)私密权都无(wú)法保护,那么还谈何隐私。” 

  希梅瑟说,他“从一开始”就一直在(zài)思考类似担忧。他断然否认会出(chū)现人(rén)们最害怕的(de)极端用(yòng)途。他说,“这种技术和人(rén)脑的(de)本质,决定了它不可能成为政府监督工具。”即使现有最复杂的(de)语音识(shí)别程序的(de)准确率也只有95%,还是经过适应校正,让软件适应使用(yòng)者的(de)口音、声调和措辞的(de)前提下。相比语音,脑电波更难识(shí)别,因为每个人(rén)脑首先在(zài)结构上是不同的(de),而且因为个人(rén)经历的(de)影响而独一无(wú)二。单单是校正一个程序,让它能够根据脑电波模式识(shí)别一个简单句子就要花费几个小(xiǎo)时。“如果你的(de)思想有一秒开小(xiǎo)差,电脑就会彻底迷失。”希梅瑟说,“所以这一技术毫无(wú)伦理忧虑。如果用(yòng)户不愿意,绝不可能强迫他帮助校正识(shí)别程序。任何形式的(de)胁迫,仅仅是被胁迫者所承受的(de)压力就会导致更混乱的(de)脑电波模式,影响机器的(de)工作效果。人(rén)工心灵感应技术和阴谋论者所说的(de)”思想阅读“、”思想控制“完全不同,虽然人(rén)们很容易将二者联系起来。希梅瑟说,归根结底,”我(wǒ)没有看到任何危险。只有好处(chù)。“ 

  至于研究经费来自军事机构,最终的(de)目的(de)是打(dǎ)造战场(cháng)上使用(yòng)的(de)工具,对于这一点,他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。在(zài)他看来,相比巨大(dà)的(de)应用(yòng)前景,一切都可以忽略。“这项研究的(de)成果可以有广阔应用(yòng)。”希梅瑟说,“如果我(wǒ)们能够从语言着手,了解人(rén)脑这个黑匣子,也许可以帮助解决关于人(rén)脑工作原理的(de)一些基本问题,从而了解人(rén)的(de)个(xìnɡ) 。” 

 
 
 

 
[ 行业资讯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